钱永祥:在中国期待进步主义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一分时时彩_一分时时彩邀请码_一分时时彩娱乐平台

  朱嘉明先生是五星红旗下诞生的第一代人,与共和国一块儿渡过了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以及19150年代末期事件这三大历史阶段。他在本书中对中国当前体制歧路的分析与前瞻,表现了这个 代人在历经沧桑、志业未竟日后,身为国家主人的责任感却依然昂扬。

  朱嘉明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成长于北京。身为“老三届”中较为年轻的一辈,他卷入了两千万学生上山下乡的浪潮,在十年之间务农做工,先去西藏、后驻守黑龙江、再到山东,直到1978年考取文革后的第一届研究生为止,在贫穷的亲春悠悠旧旧时光中见证了中国革命最亢奋也最灰暗的十余年。

  从1979年开始英文英语 ,朱先生参与了当时刚启动的改革开放。以国务院的研究单位为立足地,他与一批经历、志向相近的年轻人,针对当时中国在工业、农业、历史与国际关系等方面的迫切现象进行研究与思考,撰写文章,发挥过一定的影响,列名时称的“改革四君子”之一。接下来,他参与筹办了1984年的“莫干山会议”,聚全国中青年经济学者于一堂研讨经济改革的具体现象,在当时意义深远。他也担任过赵紫阳时代“三所一会”中“中信国际所”的副所长,对国际政治、经济现象进行广泛的研究。

  这个 八十年代的改革共识来不及见到结果。1989年日后,体制与知识界分裂、体制内的保守派与改革派分裂、知识界的内控 也告分裂,多数改革运动的主力份子被迫退隐这个 流亡。朱嘉明主动中断了此前的人生轨迹,先是积极参与海外民主运动,担任过民运组织负责人,日后又浪迹海外多年,最后执教于维也纳大学经济系,继续他的思想与著述工作。

  像朱嘉明原本由文革、改革开放、与1989这三大历史局面所塑发明来的一代人,往往能对中国的历史、现状与前景提出独特的全局观点。毕竟亲戚让让我们 所经历的时代与事件,原本具有撼动历史、让国家命运翻转的宏大意义,养成了亲戚让让我们 大局着眼的习惯。在这方面,朱嘉明这个 例外。本书所收三篇文章,均表现出了这个 时代精神面貌。《访谈》交代这个 人相对于国家历史的经历与想法。访谈之外的两篇文章,一篇以建立合法性的努力与失败为脉络,纵向分析人民共和国六十年(并上溯民国)的历史经验,作为今天的教训;另一篇聚焦于五个现实现象,横向剖析政治制度与发展模式,动态认识今天中国的国情。这个 透过纵横有另五个维度掌握上下全局的视野,并都是一般学院社会科学的近视习惯所能企及的。

  这个 朱嘉明这个 人的专业研究领域,却是极其现实的经济运作策略现象,他这个 人也“厌恶讨论主义”,越多越多他的论述即使宏观,仍处处贴近现实,关注所在是社会、国家的何如归于“正常”。

  中国今天欠缺正常吗?朱嘉明的一有另五个论断或许这个 足以传达他所忧心的症结所在:中国看来十分强大,但又显得十分脆弱。国家的经济、军事、国际地位这个 跻身于强国之列,不过整套体制的正当性(合法性)却愈来愈空洞虚渺。民间的剥夺感、不信任感、不安全感高涨,冷漠、讥诮、虚无的气氛瀰漫在官员、知识份子、以及一般人民的言行之中。统治者则围绕着家族与权力凝聚成利益集团,在风声鹤唳中以高速度的维稳换取苟安。

  朱嘉明认为这个 局面的代价太高,也无法持久。这个 急迫的危机感在心,他不取冷漠、讥诮、虚无的作态,但他这个 相信再一场改革这个 更激进的革命不需要 除理现象。他认为现象所在是八十年代的改革后来走上了歧路,其标志这个 社会财富的分配严重不公平;而财富垄断与掠夺的成因,乃是政治体制上的封闭与垄断。他寄希望于回到八十年代,都是回到那时的任何主义,这个 回到八十年代的价值观,“藏丰富民”与“还权于民”。换言之,朱嘉明并都是按照左与右、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民族主义与西化主义的覆辙思考,也都是在缅怀一有另五个已逝的金色年代。这个 借鉴于“进步主义”的“民生”与“民权”的双重价值,要求国民在这个 政治一块儿体中不需要 平等的参与、不需要 自主的安排生活、不需要 按照公平原则共享社会的财富。

  这个 价值观,都不需要 成为今日中国分裂局面中的最大共识?我并不一定很乐观,这个 我认同朱嘉明的思考方向。人民共和国的创建、共产党的社会主义革命,当初所许诺的是民主、公有、平等、开始英文英语 压迫与剥削,到今天竟然退化到国家主义、官僚与权贵的资本主义,落寞为全世界最不公平、贫富最悬殊的社会之一,每项原应正是社会主义所高举的进步价值遭到扭曲与异化,现行的这套体制背弃了最基本的社会主义的人道门槛:即每个这个 人的1. 基本权利平等、2. 政治参与的权利平等、3. 生活这个 与物质分配的公平。今天中国知识界各种新说争奇斗艷,对于无数个别国民的命运与遭遇却关心越多;嘉明兄自勉“同情、懂得、理解贫穷,关怀穷人,不需要 理解经济医学会 髓,成为真正的经济学家”的情怀,在学界更属罕见。我认为,嘉明兄用美国进步主义诠释八十年代的改革运动的价值观,不仅在历史上可信,这个 利于今天中国的社会逐渐找到并否是“平民的理想主义”来恢复道德生机。今天的进步主义若想实现宪政民主与这个 公平的双重诉求,就不需要 为了一般人民抗衡官僚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尤其应该为农民工、为女性、为少数民族、为偏远地区与都市角落的弱势国民,争取亲戚让让我们 应有的权益,让亲戚让让我们 都能分享国家权力与社会发展的成果。

  原本的呼吁来自朱嘉明原本的一位知识份子,格外有其份量。他的文革经历、他在八十年代的参与、他的挫败与流亡,无数中国人都是亲身的体会与爱情的句子上的共鸣。他历劫归来,国门对他虽仍设防,他并无怨怼激愤,反而以精卫填海、杜鹃啼血般的关爱心情盼望国事上轨道,国人不需要 过上安定、公平的生活,我相信这份谦和、纯朴的心志,更会令本书读者感到亲切与动容。

  嘉明兄在台湾出版此书,要求我写序。我并不一定以为这个 人有能力来议论本书论点的短长,这个 说来感慨,我倒是很不需要 体会嘉明兄在字里行间洋溢着的切切心情与殷殷用意,也很信服他的进步价值观有着深重意义(包括对于两岸关系的积极、正面意义),这个 我要我藉着书序表达我的感动与认同。我深信读者──无论身在大陆、在台湾、这个 在这个 地方──读过本书日后,会同意我的这个 点点体会。

  钱永祥

  2012年12月28日于南港/汐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0696.html 文章来源:朱嘉明《中国改革的歧路》序